GOLDEN

SERVICE INFORMATIOM

首页>物业管理行业的八大悲催

物业管理行业的八大悲催

发布时间:2020-06-21 | 浏览量:21

中國物業新聞網訊:

成長中的行業,總會有這樣那樣的毛病。當然我認為是毛病的,未必你也認為是毛病。但無論挑的是不是真正的毛病,隻要出於善意,一定有利於行業的進步。     1 微笑成為一種妝術     微笑服務在行業內已經蔚成風氣,這對樹立行業形象、密切客戶關系、提升服務質量,大有裨益。因為令人賞心悅目的微笑,是發自內心的、真實感情的自然流露,具有親和力、穿透力、“殺傷力”。所以倡導和堅持微笑服務,也理應從培養員工的職業自豪感、集體榮譽感、工作成就感、個人獲得感著手,讓笑容從他們的心底蕩漾出來。     然而,現在許多物業公司都舍棄瞭點燃微笑的內心修煉,直接進行微笑的“工業化設計與生產”。隻是照鏡訓練、列隊對練,單純強調掌握露出上八顆、下六顆牙齒等討巧的微笑技術,忽略瞭對員工情感的滋養、情緒的疏導、激情的調動。微笑被簡化成類似給臉上塗脂抹粉的一種妝術以後,給人的感覺總是假假的、怪怪的,不知道為什麼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諂媚、趨奉、討好、輕薄等貶義詞匯。     2 說話固定一個套路     接觸過許多物業公司,發現絕大多數都有自己的員工言行舉止規范。其中包括怎麼與人打招呼、怎麼回答客戶的問題等等,詳盡之極,令人嘆為觀止。我們理解這樣做的初衷,無非就是要限制員工與客戶交流的隨意性,通過規范性語言來體現自己的服務品質。首先要承認,有一個規范很必要,但最好是指導性的,過猶則不及。     以稱謂為例,所見規范大多要求一律稱呼“先生、女士”。事實上,叫裝修工人“兄弟”而非“先生”,叫文盲老太“大媽”而非“女士”,讓人感覺更親切,反之對方或許有被羞辱感。鬼谷子《權篇》說:“與智者言,依於博;與博者言,成年美女黃網站色大全免費的依於辨;與辨者言,依於要;與貴者言,依於勢;與富者言,依於高;與貧者言,依於利;與賤者言,依於謙;與勇者言,依於敢;與愚者言,依於銳。”語言或俗或雅、或直或婉,沒有高低、長短之分,要看交流對象,因人而異。背教科書、背臺詞一般,機械刻板的表達和溝通,少瞭點人情味。     3 電梯增設一道門閘     電梯是多層樓宇必不可少的垂直交通工具,給客戶出行和物料運送帶來方便是其唯一作用。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也不清楚誰是始作俑者,“獨具中國特色”的又一道門閘——電梯刷卡控制系統橫空出世。一些小區趨之若鶩,寧肯自己掏腰包,也要增設電梯刷卡,從此乘梯必須有卡、卡要經過授權、授權設定先決條件,方便不再。     對於安裝電梯刷卡系統的動機,物業與客戶各執一詞。物業強調是加強安全管理,客戶認為是設置收費關卡,鬧騰來鬧騰去也無法形成共識。至於是那方在強詞奪理,應當都心知肚明,但最終結果是,要裝還是裝瞭,該用還得用上。無論裝門閘的物業還是用門閘的客戶,平心而論,都很難說是心甘情願,都做瞭一個最多算作中策的選擇,都有自己的痛楚、無奈和難言之隱吧?     4 收費衍生一門學問     “一手交錢、一手交貨”,“錢貨兩清、童叟無欺”,是古今中外商業活動中最基礎的規則、最一致的共識、最簡單的操作。現實即如此,一般的收費工作看不出多少技術含量,所以在許多單位,如超市,收銀員秋霞理論連白領都算不上。不過物業行業絕對是個例外,收費成為一個“一等一”的事情,並且逐漸衍生出一門紅紅火火的大學問。     君不見,“收費十八般技藝”、“催費三十六道謀略”之類的寶典秘籍,網上信手一搜就有上萬條;“收費技巧訓練營”、“催費攻略實戰班”等輔導培訓,天南海北到處都有且常年不斷。一個簡簡單單的事情,竟演繹出一場洋洋灑灑的大戲,讓人忍俊不禁,同時又讓人惶惑不解。仔細想想,恐怕問題不能簡單歸罪於收費的或者交費的哪一方,需要全面檢討我們物業管理的運行機制。     5 制度蛻變一類裝潢     萊佈尼茨說過,“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”。所有物業項目的區位、規模、形式、配套、客戶等等要素均有差異,再加上地域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民俗等等因素的交互作用,產生出來的管理要求和服務需求更是千差萬別。因此,指導和規范各個物業項目管理服務運行的工作制度和操作指南,都應當是定制的、個性化的。     但現在,許多項目特別是大中型物業公司的管理制度,都是簡單拷貝、克隆出來的。筆者曾到石傢莊一著名項目學習,在其綠化操作指導書中發現赫然寫著“戶外綠植葉面每月噴水除塵”,疑其有冬將樹木變冰雕的訣竅,後澄清這是他們照搬廣東母公司的版本。不能否認,這些公司最初制定管理制度是下瞭功夫的,隻是後來在規模擴張過程中,走捷徑、抄近道,僅僅沿襲管理慣性,而掛滿半面墻上、裝成一摞本子的制度,淪落成裝潢、道具,最多可以算個參考資料。這樣做短期無傷大雅,時間長瞭則孕育管理僵化、退步、混亂的危機。     6 缺人呈現一種常態     物業管理行業屬於方興未艾的朝陽產業,這是主流說法。事實似乎也可以給予印證:全國每年新增加的物業管理面積數以億計,全國每年新開業的物業公司數以萬計,還有為數可觀的物業公司蜂擁在資本市場上市和等待上市……。一般說來,朝陽行業能夠吸引整個社會的青睞,從業人員往往趨之若鶩,在這點上,物業行業恰恰相反。     大中城市的物業公司,人手短缺是多年以來的常態,到處找人是公司上下的常事,有的不得不采用貼小廣告招人、舉薦有獎等非常規措施。行業勞動力吸納能力不足,根本原因是公司與員工之間的利益分配失衡,員工待遇偏低。有人強調,物業公司與業主之間的利益交換失衡,物業費偏低才是主因。其實,正是公司與員工之間利益分配的失衡,使物業公司維持瞭相當的利潤;而利潤又使物業公司與業主之間利益交換失衡的信號失真,無法正常顯現並得到業主認同和社會理解。     7 位置標出一個價碼     隨著物業行業的發展進步,各地各級的物業管理協會、學會、商會等民間性組織紛紛應運而生。這些組織在縱向協調、橫向溝通、行業自律等方面,有聲有為,發揮瞭很好的作用。作為其會員單位,從經濟上支持其正常運轉,按照協商一致的章光根電影院yy11111程規定,交納一定數額的會費,既合法、又合理、還合情。     協會、學會、商會等民間性組織裡是有座次的,大體都會分成會長單位、副會長單位、常務理事單位、理事單位。會費標準一個臺階一個價,層層加碼。如果說越往上,承擔的權利、責任、義務越重,所以交納的會費應當越多,也並非沒有一點道理。但總覺得理由不夠充分,辦法未必完美。位置與價碼掛鉤、價碼與位置匹配,怎麼感覺有清代“捐納”制度的影子?盡管沒有四千六百兩銀子捐個知縣、一萬三千兩銀子捐個道員這麼昂貴。     8 形象妖化一尊魔頭     物業行業在各地各種媒體上屢屢拋頭露面,一直保持著很高的曝光率。可惜大多是負面新聞,什麼推諉扯皮瞭,什麼捆綁收費瞭,什麼強取豪奪瞭……總之,傳遞給不明就裡的讀者或觀眾一個信息:物業公司“吃人飯不拉人屎”,混世魔頭一個。     如果這些負面新聞全部屬實,也就罷瞭。可問題在於其中許多新聞,是通過斷章取義、移花接木等技術處理,被負面的。筆者曾與一個媒體朋友共同探討過何以至此,朋友倒說瞭實話:一則記者也是業主,他們習慣站在業主角度而非社會公正角度判斷是非,二則記者都有挖掘新鮮、刺激、詭異題材的偏好,他們關註“人咬狗”而非“狗咬人”。嗚呼哀哉,一些媒體人角度+偏好搞出來的新聞,像那麼回事又不是那麼回事,一向自我感覺良好的物業人有苦難言、有口難辯,混淆的視聽何以正、誰來正?